關於部落格
強者的條件?
  • 412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瞬間

他碰上了這支部隊,天真的以為自己只要伺機而動, 最多也只要用時間就可以換來勝利, 殊不知對方不知何處得來的情報, 將還沒準備完的他一瞬間殺的體無完膚.... 他以為自己區區數萬人的軍隊與皮毛的兵法陣法, 可以抵抗對方十數萬的人甚至更多, 這次奇襲,對方卻只用五分之一不到的人,就結束了... 他想等待成熟的時機再奇襲對方,卻反被此道所敗,有點諷刺... 因為對手就是以神速著稱,他竟渾然不知,敗了也不值得被同情... 他醒過來後,勉強拖著身軀想看清楚周圍的狀況, 眼睛卻一陣刺痛感, 因為帶著鐵銹味的液體一直往他眼裡滴去... 看著自己胸前那道長長的傷口, 他依稀記得是某個讓他覺得感覺非常不一樣的人給他的最後一刀, 連他拿來防禦的刀都一起被斬斷... 那刀之後他就什麼都不記得. 之後他看著周圍的狀況,他啞口無言, 燒焦的軍營與無數在地上不動的人, 大多身體已經不完整,能保有全屍根本是件很奢求的事情.... 一望無際的草原只有他能站著,而且是非常勉強的站... 剩下能直立的物體,只有物體被燒焦後的煙,跟一堆殘破不堪的兵器... 他隨後又攤坐在地上, 隔了數個月之久的戰役竟是用這種結果收場... 前次對手因為堅守讓他數度出兵都無功而返, 最後只能全軍疲憊的撤退, 這次的對手卻用神速直接劃下句點... 連讓他該帶走什麼都不知道,或許該說根本沒有東西可以讓他帶走... 休兵的這段時間他做的任何訓練與自我調整, 在這次對手眼前什麼都不是,連讓對方用正眼看的能耐都沒有... 這次的戰爭完全讓他的信心幾乎潰散, 他再次看著胸前那道傷口,他知道對方完全想將他毀掉, 他覺得自己還能站著根本是個奇蹟, 之後他去找了被斬斷的刀身, 看著那個切口,他沉默了,非常的乾淨俐落, 原來對手當時的力道跟兵器超越他太多, 也許讓他能繼續站著的原因就是他手上這把被斬掉的刀... 他也已經知道要帶走什麼了,他手上這把斷掉的刀... 雖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再拿著它去戰場上揮舞與殺敵, 但讓這把武器恢復為以前的狀態,甚至是更好的狀態, 他認為是絕對應該要做的.... 做了點簡單的包紮,胸前那道傷口終於止住血, 拖著緩慢的步伐,他準備回到能充分休息的地方, 回去的途中,他沒有再想什麼時候該再攻城, 他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做這種幻想式的假設, 用目前的狀態,就算兵員糧草準備再充分,仍然會一瞬間就消失... 光他面對"她"的時候,那種強烈的恐懼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她,哪還需要對他做什麼...? 更重要的是,他完全想不出什麼具體的做法支持下次進攻的時間, 目前的他毫無頭緒面對對手的速度, 就算自己提升到與對手相同的速度,又如何? 攻方本來就必須用守方數倍的兵力才能用這種自殺式的進攻, 他目前完全沒這種本錢,只能用奇計,但什麼是奇計...?他不知道. 且上兵伐謀...這才是他喜好的作戰方式. 他要學的不是對方的神速,同歸於盡的結果完全不算勝利... 只是毫無頭緒時,怎麼理也絕對理不出個好方法, 他好像想到了什麼,他決定對對方先什麼都不做, 先消除自己心理上的恐懼, 讓自己可以自如的回想那次的噩夢卻不為所動, 這是他第一個該做的. 之後能做的,只能寄望於他自我成長的速度, 能否在短時間內找到見縫插針的方法, 或是用其他方式彌補自己程度上的不足. 他回去之後朝那片讓他絕望的土地看著... 隱約還看的到一陣陣的煙, 何時他會再回去那塊地方再戰一次, 他自己也不曉得... 如果真的回去,碰到對手,他一樣會躺下,還是看到她的微笑? 能確定的是萬一再碰到一模一樣的狀況, 他不會再站起來了,那時的句點不會像這次是個段落,是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